贵州省遵义市锻对贸易有限公司 - www.quickfinduk.com

最近更新

推荐

托管班也成为外来务工子女的乐园

2021-03-26 07:18

“路边拴子”是一面镜子,全社会需要有更深一步的思考和更进一步的行动。

“无奈之举”往往可以获得极大的同情,“全家人这么辛苦都是为他啊”更容易引发道德层面的呼应。这就好比打是亲、骂是爱的家庭教育一样,“用现在换未来”有着深厚的群体基础,在众声喧哗之下,我们听到的更多不是谴责而是由此及彼的悲情。

真正要心疼的,是“摆摊一代”凝滞的命运,以及这种人生对孩子上升通道的阻塞影响。看得见的辛酸,总能得到可以悯恤的补偿,而那些看不见的规则失范,才是最需要警惕的地方。

而我们的家长也要在法治思想和教育观念上有所提高。孩子是自己的也是国家的,养育孩子不是一己之私,不能随心所欲,在保障孩子的物质供给的同时还要注重培养孩子的身心发育,更要遵守保护未成年人的相关法律,那种只要孩子吃饱穿好的教育观已经严重过时,一根绳子拴住了儿童的安全,然而,众目睽睽之下,焉知不会在孩子心上“勒”下拂之不去的阴影?不要把这种“拴子”的方式视作理所当然,孩子与生活之间合理平衡,这样,全家人的幸福也会长远一点,全社会的伤痛也会少一点。

从贵州毕节5名儿童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意外中毒死亡,到更多的孩子被放置家中和车中而死亡,再到贵州省金沙县杨世海虐待亲生女儿,哪一个没有底层的悲情,弱者的焦虑?多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想问题吧,那些留守的孩子,那些被忽视的权利,都需要责任给予明确的回应。没有了现在,也就没有了未来,失去了当下,也就失去了明天。比之于“路边拴子”的行为,任何责任层面的开脱都更加可怕。孩子是孤立的存在,也是社会性的存在。没有人能做旁观者,因为为别人争取的权利也是保护我们自己的权利。

●这孩子以后心理素质一定超好,因为从小就知道哭是没用的事情。

确实,底层的艰难与不易也许“只有自己读得懂”:为了能让下一代有爹可拼,农民工可以在40摄氏度的高温下作业,矿工们可以在危险的井下奋斗。他们是在拿前途、健康和生命在拼。四川农民工蓝田忠和15名工友,被查出患上了尘肺病,50岁的蓝田忠抹泪说:“我认命了,但不后悔,我的命换来了娃娃们上大学的机会,至少他们不用再跟我一样了。”

如何照看孩子,现在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让专人照顾孩子,未免太不现实。将孩子单独放在家里,也不行,太多孩子的意外也一再证实了这种方法的危险性:6月30日上海浦东新区某小区内,2名女孩坠楼不幸身亡就是惨重事实;而把孩子放在身边,一边工作一边照看,手忙脚乱之间极可能一个疏忽,不是小孩子贪玩走失就是被犯罪分子趁机下手,在走失和意外伤害的一生之痛和小孩子的一时哭闹之间,给孩子拴上绳子似乎成为无奈的选择。

一看到“夜市摊主马路边拴着孩子令人心酸”的标题,便有了将孩子父母痛骂一顿的冲动。然而,在仔细读了这则图文并茂的新闻之后,笔者立马变得没了脾气,将激烈的言辞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面对这样一个贫困交加的家庭,面对无力将儿子送进城市幼儿园,却又茫然无助的父母,面对这些被生活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了的农民工,我还能大声痛骂他们是在虐待儿童吗?

●试着站在父母的角度去思考吧,再回顾下母亲吸毒饿死的姐弟以及多少起儿童一人在家所发生的悲剧吧!!谁会愿意把自己儿子拴起来,父母赚钱又是为了谁!真想不通你们这些道德卫士们骂得出口,那么下面请你们为这家人支个招?

底层确实艰难与不易,却不是牺牲自我和别人权利的理由。如果现有的权利未能获得保障,“为明天”也就变得虚无缥缈。没有什么比尊严与权利更加重要,因为这是不可僭越的底线。任何一个孩子都有免受伤害的权利,其安全的保障应建立在家长无微不至的关怀之上,而不是“路边拴子”这样的折中之法。这对孩子来说,这无异于变相的体罚与直接的伤害,于法不容,于理也难通。

因此,我们用法律和道德的标准,去追究孩子父母的责任,对于这个特殊的家庭来说,不仅于事无补,还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和伤害。而恰恰相反,路边拴子事件,折射出社会救助机制的缺失。幼儿被拴路边,相关管理部门竟然视而不见,不过问,也不干涉,更谈不上给予有效的救助了。试问,是当今没有建立起相关的制度,无力救助弱势群体,还是现代城市变得世态炎凉、人心冷漠了?

从表面上看,在天气炎热的夏日,用绳索将年幼的儿子拴在路边,这无疑是一种虐待儿童的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和社会的谴责。但具体到这个家庭,路边拴子,实则是父母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因为他们要挣钱养家,无暇照料孩子,与其让幼儿可能走失,甚至是被坏人拐走贩卖,不如用绳索将其拴住;这种虐待式的监护方式,也是父母对子女的一种保护,一种疼爱,尽管这种保护和疼爱尽乎残忍,但却让人既心酸又理解。

●这种情况多了!孩子的父母还不是没办法?那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还能请一保姆看着?小老百姓家的孩子如果没有老人帮忙就只能这样了!

武汉解放南路一家炒饭摊,一个小男孩衣服上拴根绳子,独自坐在路边哭闹。这一幕被网友拍到并上传微博,不少人称“看得心酸”,指责家长狠心。面对网友指责“狠心”,孩子的爷爷很委屈:“谁家父母不疼孩子,全家人这么辛苦都是为他啊!”(7月7日《武汉晚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孩子的新闻特别多,但大多是让人痛心的负面消息,比如溺亡、坠亡……粗粗一统计,已经有20多个孩子因意外夭折。虽然大部分可以说是个案,但是孩子,特别是底层百姓的孩子似乎总是被忽视。他们的权利究竟由谁来保护?

网友“荼靡_daissment”拍到的照片显示孩子被拴在桌子上。

就像“江水泡饭”事件中齐声骂校长一样,拴孩子摆摊照片也将“家长”推向了狠心的角色定位。只是,如果又能照看好孩子、又能无愁于生计,何苦把孩子拴在地上?这是城市底层民众最真实的生活。至于网友的“心疼”,虽然其心可悯,却也无谓而矫情。

完善社会干预机制,化解公众隐忧和焦虑,已成为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政府需要加大投入,建立必要的救助措施,完善公共监护体系,重点救助这些失去父母关爱的幼童,保障他们的基本生存权和接受教育权。特别是,要将外来人口与本市居民同等对待,不歧视,多关爱,让他们分享城市公共福利和发展成果,从公共救助和儿童保护制度中真正得到实惠。

相关部门要加大儿童的保护措施,尤其是寒暑假,孩子们乏人照看,每年这个季节也都是儿童意外伤害高发期。近年来各地政府都积极开展关爱活动,比如武汉市今年就继续举办由共青团委组织的70个托管班,免费为学龄青少年提供学习辅导、素质培训、心理健康等多元化服务。托管班也成为外来务工子女的乐园。由此可见,扩大和拓宽针对少年儿童的多方保障渠道,完善相关法制建设,才是解除“拴子”之绳的根本之道。

父母无法改变的命运,只要孩子有逆袭的可能,那么,今天的“拴孩子摆摊”,看起来固然有些悲催,但还不至于悲惨或绝望。起跑线不一样不要紧,只要社会规则能校准这种家庭条件的失衡——就算“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也是一种不能或缺的公平正义。

抛开身份殊异上的误读不说,客观而言,人生本就参差多态,有些人的孩子在享受高贵的早教班,有的人的孩子在泥地上拴着绳子哭闹……这也没什么可说。先赋差异、后赋区别,从来都是客观的现实,自古以来,也没有一个绝对均等的社会。真正要紧的,在于以下两个关键的问题:一者,他的父母,有没有在城市诚实劳动、合法经营的权利?能不能通过一家人的辛苦,解决孩子基本的“跳板”问题?二者,今天的孩子,能不能在此后的人生中,获得公平博弈的权利?高考、就业等环节,会不会因为代际关系而固化或歧视?

●要么留守,要么成为摊二代,要么发生像佛山小悦悦那样的悲剧。摊二代小悦悦因为没有拴着,街头玩耍被路过的车数次碾轧。虽然是极端个案,却也照出了一个群体的生存状态。

从这个意义上说,谴责父母“心狠”,就像现代版的“何不食肉糜”。有网友赋诗解释,“莫言父母是狠心,城市生存泪满襟。酷暑严寒无间歇,为谋生计苦呻吟。”这话或有文学化的夸张,却也是生活的本真。真正值得反思的是,带个孩子在城市打拼,为何如此艰辛——城市为外来打工者能提供免费或低价的全日制入托服务吗?廉租等保障房能安置得下带小孩的爷爷奶奶吗?……中国还在城镇化的路上飞奔,这些问题,也许未必能得到及时的回应。